版权所有:《党政研究》编辑部 PDF版
 
文章检索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第2期 -> 党的建设要有新气象新作为 -> 内容
党的建设要有新气象新作为
作者:刘益飞  发布时间:2018-09-04  查看次数:    

 党的建设要有新气象新作为
 
 刘益飞
 
〔摘要〕中共十九大对党的建设重要性及在党的全局工作中的定位,第一次明确规定及概括为“起决定性作用”,把党的建设的重要性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促进我们进一步提高加强党的建设的自觉性及提升党的建设的质量和水平;十九大第一次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体现了党的建设与时俱进的时代要求;十九大第一次强调党要“勇于自我革命”,不仅展现了党强化自身建设空前的决心,也表明党要以前所未有的勇气来革除党内那些具有相当顽固性的病灶。
〔关键词〕党的建设;十九大;新时代;四个伟大;政治建设; 自我革命;中国共产党
〔中图分类号〕D2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8048-(2018)02-0036-05
 
 
    中共十九大对新时代党的建设提出了明确的总要求:“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以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为主线,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以坚定理想信念宗旨为根基,以调动全党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为着力点,全面推进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不断提高党的建设质量,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1〕这个总要求是由新时代党的建设的基本理念、基本原则、基本部署、基本目的所构成的,是指引党的建设大方向的,需要我们从整体上来把握,尤其是那些创新点和重点,更需要注重。
         
    一、前所未有的定位:党的建设起决定性作用

     党的十九大豪迈地提出:新时代,我们党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怎样才能有新气象新作为呢?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打铁必须自身硬”。换句话说,只有党的建设有新气象新作为,党在新时代才可能有新气象新作为。
十九大把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凝练地概括为“四个伟大”,即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并明确指出:“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这就把党的建设的重要性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查阅相关历史资料,新中国建立以来,从1956年党的八大开始,一直到2012年党的十八大,在历届党代会报告中,对党的建设重要性及在党的全局工作中的定位,主要是用“关键”“紧密联系”“重要保证”“重大课题”等来表述的,而十九大则前所未有地提升到“决定性作用”的高度,这特别值得我们重视。十九大这样讲、这样规定,用心良苦,难能可贵,这既是对多年来党的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一个清醒认知,也是对新时代党的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我们注意到,前一个时期的一些宣讲中,对党的建设的这个“决定性作用”,强调得不够、宣传得不够、深入人心还不够。
    强调党的建设的“决定性作用”,从理论上讲,这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决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的领导是一个必须始终坚持的根本取向和最大优势,那么如何实现党的领导呢?路径可以有多条,但根本路径、根本保障还是党的建设。一个自身建设松松垮垮、内部弊端丛生的党,根本不可能有坚强的党的领导。从实践上来看,强调党的建设的“决定性作用”,也是党痛定思痛的结果。无须讳言,一个较长时期以来,党内问题积重难返,党内外群众怨声载道,这一点,已经为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所揭示的种种严重问题所证实。造成这种让人忧虑不已的局面,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中纪委在实现了巡视全覆盖的基础上,总结得特别到位:“发现的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不健康造成的。”〔2〕对此,全党已经有了很大的共识。可以说,十九大强调党的建设起“决定性作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对一个较长时期中党的严重教训深刻反思的结果。
    认识和贯彻十九大的这一要求,最重要的,就是要进一步提高我们加强党的建设的自觉性,提升党的建设的质量和水平。我们理应经常清醒地反思:我们是不是已经深刻认知和充分发挥了党的建设的“决定性作用”?应当说,十八大以来这几年,党的建设已经有了明显进步,但与新时代的要求相比、与十九大的要求相比,还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差距,这就是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3〕直面现实,今天从上到下,仍然有相当一些地方和单位、相当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对党的建设的“决定性作用”,在认识上和行动上都还不到位。例如,有些地方和单位对党的建设的重要性仍然停留在口头上和文件上,缺乏切实有效的举措;有的抓经济抓业务很具体很实在,而抓党的建设则敷衍应付,使党的建设的不少工作往往处于“看起来很美”这样一种状态;有的抓党的建设主要是照转、照搬、照套,形式主义突出,缺乏针对自身实际的卓有成效的工作。这些问题,迫切需要在深入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中去努力解决。

 二、重大调整与创新: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

 十九大在党的建设的论述和部署中,破天荒地提出“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4〕并且在报告、决议及党章修改中,多处强调这一观点。对此,我们理应高度重视。无论是从党的历史传统来看,还是从1987年党的十三大以来历次党代会报告来看,实际上都是把党的思想建设摆在首位,都是强调着重在思想上建党,都是强调思想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而十九大则完全不同,不仅第一次明确地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而且强调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并要求以党的政治建设为整个党的建设的统领。这不仅是几十年来党的建设提法上的重要调整及变化,更是体现了党的建设与时俱进的时代要求。
    人类社会产生政党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了,一个共性的现象,就是作为政治组织的政党,往往都是把制定和实现党的政治纲领、政治路线作为党的活动的中心,围绕党的政治纲领、政治路线来进行政治动员、政治组织、政治建设、政治斗争,以实现党的政治目标。在实行多党制的国家,政党的活动也都是围绕着党的竞选纲领(也就是政治纲领)来进行的。实质上,中国共产党作为政治组织,第一位的功能当然应当是政治功能,第一位的建设理应是政治建设,而政治功能与政治建设的中心任务,就是制定和执行党的纲领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中国共产党党建理论上历来有一个带有统领性的基本原理,即党的建设必须服从于服务于党的政治路线,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任何脱离、偏离党的政治路线的所谓党的建设,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十九大强调党的政治建设,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既是近几年来大声疾呼、旗帜鲜明讲政治的必然要求,也是遵循政党政治一般规律的体现。
    当然,我们强调党的政治建设,有着自身鲜明的特色和要求。党的政治建设包括哪些主要内容呢?十九大突出强调了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等等。强调这些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切实保障党在现阶段政治路线,也就是十九大确立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的实现。
    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无论是从理论上讲、还是从实践上看,都特别需要注重回答一个关键性问题:如何认识过去长时期把思想建设摆在首位、强调着重从思想上建党的问题。
   着重从思想上建党,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一大创造、一大成功经验,但这也有历史性和条件性。毛泽东1929年在古田会议决议中首次强调着重在思想上建党时,主要针对的是党的组织基础的最大部分是农民、游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成分,党内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是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严重影响。毛泽东当时尖锐指出的党内的错误思想,比如绝对平均主义,长官骑马,士兵也要骑马,甚至在一副担架两个伤兵的情况下,宁愿大家抬不成,不愿把一个伤兵抬了去;党内黄巢、李自成式的流寇思想,只希望跑到大城市去大吃大喝,而不愿意从事艰苦的根据地建设;还有党内的享乐主义、离队思想、雇佣思想、消极怠工,等等。〔5〕这些党内的错误思想主要都是狭隘的农民意识。毛泽东建党思想创造性地确立了“着重从思想上建党”的大思路,从而成功地解决了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在党内农民成分占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如何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这个建党的根本性问题,简单说,就是在一个农民的汪洋大海里怎样建设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的问题。“着重从思想上建党”,这是毛泽东及老一代共产党人的伟大创造,功不可没。当然,这也有历史性和条件性。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后,由于党内状况及党面临的内外环境,早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而对党的建设也提出了新的时代要求。直面现实,今天党内反映出的许多问题,并不只是思想问题,而主要是利益问题、制度问题、体制问题,尤其是对权力的监督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是主要通过思想教育、整风学习就可以解决的。今天,党内的利益诉求几乎无处不在,党对权力监督的要求几乎“无微不至”,这都是过去难以想象的。这就是执政党建设的特殊性。因此,党的建设理应与时俱进。毫无疑问,思想建设作为党的基础性建设,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和放松。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一个较长时期以来,在党的建设中确实存在着忽视“着重从思想上建党”的历史性和条件性、片面强调“着重从思想上建党”而有意无意地忽视党的政治建设与制度建设的倾向,以至于由于缺乏政治建设与制度建设足够的统领和保障作用,思想建设往往显得苍白乏力、事倍功半。因此,在新时代党的建设中,如何有效处理好党的政治建设、制度建设与党的思想建设的关系,使它们相得益彰、相辅相成、协调发展,始终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

 三、勇于自我革命:宣示前所未有的治党情怀

    十九大引人注目地提出了党的自我革命的问题。在十九大报告中,两次强调党要“勇于自我革命”;在十九大后习近平同志率新任政治局常委向全世界亮相时,更是特别强调:“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也能够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6〕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宣示,展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强化自身建设空前的决心!
    党勇于自我革命,就是党要以坚定勇敢的态度,坚决革除自身肌体上一切不符合人民利益和要求的、不符合人类文明进步要求的消极腐败、陈规陋习、顽瘴痼疾。党勇于自我革命,从理论上、逻辑上讲,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升级版;从十八大以来的实践来看,党自我革命早就呼之欲出。过去的五年,党大声疾呼要对自身“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清理门户”“勇于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都彰显了强烈的自我革命精神;从长久看,一个勇于自我革命的党,才能永葆党的青春和活力。
    这也使我想到,几年前,一位中央级刊物的副主编对我的稿件中关于“党要勇于自我改革”“要以党的自我改革来推动党领导的全面改革”的提法,提出了批评。他告诉我:按照统一提法,只能讲党“自我改善”,不能讲“自我改革”。显然,十九大结束了这段历史。当然,改革也是某种形式上的革命,邓小平就多次讲过“我们把改革当作一种革命”〔7〕,但是,明确地从全局意义上提出党“勇于自我革命”,就具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党勇于自我革命,就需要以前所未有的勇气来革除党内那些具有相当顽固性的病灶。例如,十九大明确提出:“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8〕,十九大后中央政治局第一次民主生活会也特别强调这一点。无须讳言,特权问题及其与之紧密相连的官本位、等级制,多年来一直是党内外群众怨声载道的一个问题,是损害党群关系、危害党的肌体健康的一个明显病灶,但反对特权却一直进展迟缓。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改革的若干举措已落地不少,但有一项改革举措却进展迟缓,这就是官邸制的改革。事实证明,一个较长时期以来,相当一些“官邸”不仅严重脱离群众、损害党的形象、损害社会公平正义,而且严重助长了领导干部中的特权思想和不正之风,甚至诱发腐败问题。中纪委近年来查处的一批党内外群众反响强烈的在风景名胜地和优质地段为领导干部建造别墅式住宅的案件,就很能说明问题。对此,邓小平早就讲得很深刻,他在谈到高级干部的住房问题时,就尖锐地讲:“有的人追求舒适生活,房子越住越宽敞,越漂亮,越高级。有的人为了自己的方便,可以做出各种违反规章制度的事情。这使我们脱离群众,脱离干部,把风气搞坏了。人们对这些现象很敏感。”〔9〕所以,官邸制的改革早就应该切实付诸实施了。这里,关键是要遵循十九大强调的“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这也是党勇于自我革命的题中应有之义。
    再如,十九大强调“坚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10〕,这也属于党自我革命的范畴。应当肯定,十八大以来在开展党内批评上有明显进步,但应清醒看到,这种进步与党和人民的要求、与十九大的要求,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不应估价过高。应当说,党内批评难、批评领导更难、批评“一把手”难上加难,仍然是党内生活中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还应承认,多年来在党内生活中事实上形成了若干有形无形的批评禁区。习近平同志讲得好:“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对下级要敢用,对同级特别是对上级也要敢用。不能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 〔11〕党内不少同志都认为,现在在党内批评上存在的主要问题,就是习近平同志指出的:职务越高越难批评。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1978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党内外公认是改革开放的标志。十一届三中全会永垂史册的一个基本原因,就是全会勇敢地开展了对党的领导人、党的领袖人物和党的工作的尖锐批评。那种蓬勃、健康的党内生活局面,让人怀念和向往。在新时代,我们如何令人信服地开展党内批评,尤其是对党的领导干部、高级干部的批评,特别需要有党自我革命的勇气。
    当然,我们在重视党的自我革命的同时,也需要有全局观念和循序渐进的态度。毛泽东是公认的战略大家,他总是从战略思考上告诫党内同志:要警惕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党的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在反右的时候容易出现“左”,反“左”的时候容易出现右。因此,对于党勇于自我革命,我们既要有坚定的态度,也需要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



〔参考文献〕
〔1〕〔3〕〔4〕〔8〕〔10〕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C〕.人民出版社,2017.49-50,8,50,53,53.
〔2〕学思践悟〔M〕.中国方正出版社,2017.305.
〔5〕毛泽东选集:第1卷〔M〕.人民出版社,1991.85-96.
〔6〕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产生中央领导机构 习近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N〕.人民日报,2017-10-26.
〔7〕邓小平文选:第3卷〔M〕.人民出版社,1993.82.
〔9〕邓小平文选:第2卷〔M〕.人民出版社,1993.217.
〔11〕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N〕.人民日报,2016-12-28.

【责任编辑:陈学明】党政研究20182
 
 
CopyRight 2017-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党政研究》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四川世毅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备案号:蜀ICP备15025617号